友情提示: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,請嘗試鼠標右鍵“刷新”本網頁!
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『收藏到我的瀏覽器』

異界新俠傳-第336部分

快捷操作: 按鍵盤上方向鍵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↑ 可回到本頁頂部!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,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,可使用上方 "收藏到我的瀏覽器" 功能 和 "加入書簽" 功能!


    金魂魄臉上出現向往之意,道:“唯有最強者,才能成為天魔王。當初楚圣真連成四十年天魔王,也就有了魔神之稱。”

    向天游笑道:“有什么獎勵?否則白白殺人也沒意思。”

    金魂魄笑道:“勝者天魔王可以成為三大家族的座上貴賓,三年之內,只要在魔域中,誰與他為敵,三大家族就會無條件庇護他。當然,能成為天魔王,幾乎都沒人敢惹。”

    云小幽似乎對這些事很感興趣,問道:“那上一個天魔王是誰?”

    蘇達之道:“上三次都是一個人。”

    “是誰?”

    君不見道:“除卻無極老人,還能有誰?”

    “沒錯。”金魂魄道:“那老家伙武功很高,而且經驗豐富,就算有后起之秀能在某一方面超過他,卻未必能殺的死他,反而都被他殺死。”

    林昭喝道:“難道除了殺人就不能稱王嗎?”他這話聲音很大,也問的莫名其妙。

    云小幽問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了啊,林昭!”

    了了笑道:“也許他這兩日睡得不舒服,云丫頭,你該時時陪著他才是。”

    云小幽低聲道:“可他總好像誰都避開著。”

    于九龍冷笑道:“也許這小子就是來添亂的。”

    金魂魄道:“別管啦,咱們先進莊,這事情我慢慢說。”

    蘇達之道:“魂魄對這些事情了如指掌,你們打聽的人可能就要拜托他了。”

    眾人進莊,孟俠名早已安排好一切,各自先睡,自不必說。

    卻說林昭最近是奇怪的很,他很矛盾,矛盾到自己都無法相信自己,詠荷冷冷的眼神總是在他背后,云小幽天真無辜擺在他面前,他實在是不忍心讓云小幽死,甚至怕自己說漏了嘴,平常只好沉默,或者誰也不見。

    若說誰沒有睡意,非他不可了。

    他正調整自己平靜下來,因為他怕詠荷來找他,給他指示,一個不愿意去做卻不得不做的指示,仿佛不可抗拒的命令。

    最終還是響起了敲門聲,林昭裝作沒有聽見,敲門聲持續響起,越來越重,預示著敲門人的心急。

    敲門人心急,而林昭卻是心慌,問道:“是誰?”

    敲門聲還是在,不過沒人回答,一開始的敲門頻率如同小雨切切,后面如同大雨嘈嘈,林昭聽在耳里,一下又如同天崩地裂,嚇得他一聲冷汗。

    那聲音猶然在響,忽高忽低,忽尖銳忽低沉,時激情時悲傷,猶如情人的低訴,又好像敵人的咆哮。

    林昭忽然胸中氣悶,一聲慘叫而至,驚動整個庭院,不過隨著院中激涌的內力打出,聲音還沒傳出去就被散去。

    門外站著兩個人影,一個老道兒,一個少女,少女臉色驚慌,問道:“他沒事吧?”

    了了道:“走,進去看看。”

    兩人進去,林昭歪在床上,血色染了胸前,雙目緊閉,奄奄一息。

    云小幽叫道:“林昭,你怎么了?”他滿身血污,著實嚇人。

    了了道:“他才好,你別搖他,讓他好好休息。”

    云小幽道:“老道士,你不會殺了他吧?你騙我說這音波功可以治好他,現在他怎么這樣了?你殺了他,我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    了了道:“我殺他作甚?云丫頭,他體內有劇毒,我以絕強內力將他引入虛幻,再把他身體里的劇毒逼出來,若我今日不救他,恐活不過半個月了。”

    “那他怎么死了?”

    “誰說他死了?你摸摸他脈搏,聽聽他心跳,看死了沒有。”

    云小幽握住林昭手腕,又伏在他胸膛聽,破涕為笑道:“果然沒死,果然沒事,師叔祖好厲害啊。”

    了了嘆道:“若不是你覺得他異常,讓我來幫一下,恐怕這小子不僅會害自己,還會害別人。”

    云小幽問道:“這是為什么?”

    了了道:“他可能上了當。”

    “上當?誰的當?”

    了了道:“咱們不必說,就當什么事沒發生,明早咱們拷問他,讓他交代,否則這傻小子會一錯再錯,因為這毒還是挺厲害的,害人在長久,不在一時啊。”

    “什么意思?”云小幽很不懂。

    了了道:“準確來說,林昭中的不是毒,而是一種叫做碎焦散的藥物。”

    “下藥,這個碎焦散有什么功效?”

    了了笑道:“堵塞人體氣脈,讓人遲鈍,不會有明顯癥狀,但讓人覺得無精打采,很是郁悶。久而久之,心肺虛熱不得發,血氣阻塞,自抑而亡啊。我剛才用內力將他體內的經脈震亂,他雖受了沖擊,但沒什么大礙,只要休息幾日就好了。不過呢,咱們得知道為什么他會這樣。”

    云小幽道:“他醒了直接問不就好了嗎?”

    了了道:“問是一定要問的,但咱們不能明問。”

    “為什么?”

    了了笑道:“你這丫頭這么聰明,怎么想不到?他連你都避著,咱們都避著,如果就這么問,難免心里顧忌,他如何肯說出實情?”

    云小幽道:“那怎么辦?他誰都不說。”

    了了道:“也未必沒有辦法,我最近有個發現,不知你有沒有興趣聽?”

    “你說。”

    “這小子在船上那場大雨過后,誰都躲著,唯獨不躲一個人。”

    “誰?”

    “我說了你可別急,他不僅不躲,反而還經常和那個人單獨在一起。”

    云小幽問道:“是誰?銀鈴姐姐么?”

    了了道:“不是無月。”

    云小幽問道:“無月?是誰啊?”

    了了笑道:“說錯了,不是范姑娘。”

    云小幽也沒在意,問道:“那是誰?”

    “詠荷。”

    “她……”云小幽一聽這個名字,驚的張大了嘴,憤憤道:“怎么會是她?”她氣的全身發抖:“她是個什么女人?林昭,你太令我失望了。”

    了了忙道:“我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,所以咱們要弄明白。”

    “怎么弄明白?”

    了了微笑,笑得像是一只老狐貍。

    云小幽望著林昭的臉,嘆了口氣,為他擦去了臉上的血漬。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第四百零三章 商彥

    到了早上,林昭一醒轉就聽到敲門聲,他一拍腦袋,昨兒聽到不知是什么敲門聲,自己一下子堵得慌,不過一醒來,身子又覺得舒服不少。

    開了門,迎上的是兩張冰冷的面孔,他萬萬沒想到,這第一來找他的不是云小幽和了了道人,而是向天游和詠荷。

    一見到詠荷,林昭就覺得不自在,甚至,有些膽戰心驚。

    林昭板著臉道:“干什么?”

    向天游道:“不請我們進去坐坐?”

    林昭道:“要進來便進來,我也只是蘇莊主的客人。”

    詠荷道:“進去吧,咱們還有事情說。”推著向天游進去,又關上了門。

    林昭眉頭一皺,覺得很不對勁,但一時又說不上來。這二人自然不是真的向天游和詠荷,而是昨晚二人假扮。

    向天游緩緩坐下,道:“你的意思到底如何?”

    林昭奇道:“你也要殺她?”

    向天游淡淡道:“否則我為什么來這里,想和你商量一下,怎么殺他。”

    “她是我朋友。”

    向天游道:“那我的條件可就……”

    “你的條件?”林昭怒喝道:“這是你的意思嗎?她那么信任你,你卻要殺她。”

    詠荷呆呆愣愣的,在旁一直不說話,向天游微微點頭:“你可以這么想。”

    詠荷也木訥的點頭,林昭心道:“這女人,現在倒是一派淑女的樣子,做事那么刻薄,用心如此惡毒,不對,這向天游,他為何要殺銀鈴?詠荷不是因為向天游的緣故……”

    林昭想不明白問道:“你為何要殺她?”

    了了心中好笑,暗道:“到底哪個他?這小子又不說,殺他,那個叫詠荷的女人要這么做的么?”

    詠荷卻問道:“你要殺誰?”

    了了暗自叫苦,這話兒如何能這樣說?

    林昭道:“你何必明知故問,還有你,未免太對不起人了。”

    向天游道:“我對不起?我對不起誰了?你可別忘記,我本身就是個殺手。”

    林昭猛拍桌子,道:“反正這賤人給老子下了毒,這等不義之事我不能做,老子先殺了你們!”說罷,挺劍向詠荷刺去。

    “慢!”向天游手指一夾,驟然指間迸發出若有若無卻無堅不摧的力量,如同一道電光,林昭手中的劍就被夾住,動彈不得。

    “你。”林昭看得大驚,向天游使蝕骨針,指力肯定不錯,但他能一下夾住自己這么全力一劍,那可不是使暗器的人擁有的力量,不過他倒是沒怎么懷疑,因為向天游的本事本就在他之上。

    詠荷看得臉色發白,牙齒打顫的道:“你,你干嘛要殺我?”這下聲音都變了。

    林昭叫道:“你……你是小幽!”

    云小幽的聲音不似詠荷那般溫潤,有些干冷而且尖銳,林昭聽了好幾年,哪里分辨不出?

    只聽向天游嘆氣叫道:“露餡了,露餡了。”

    林昭驚道:“你是師叔祖……你們,你們想干什么?”

    兩人摘下人皮面具,果是二人,了了笑道:“林昭,看來你還不算太笨,不過這云丫頭恁的心急,你也太沖動了,若是向天游,你焉有命在?”

    云小幽撲在林昭懷里捶打他的胸口,哭道:“你真壞,你到底怎么了?連我也瞞著,你是不是和這詠荷有什么交易,她要你殺誰?”

    了了道:“顯而易見,就從我剛才扮向天游就可以推測出,她想你殺無……殺范姑娘?”

    “沒錯。”

    “女人的嫉妒,從來都是可怕的。徒孫兒,你就為了保自己一命,不惜出賣朋友?”

    林昭跪下道:“師叔祖,弟子實在……”他淚如泉涌:“詠荷這個賤人給我下毒不打緊,可是小幽也中了毒,我怕……所以我……就答應了她,不過她還沒叫我動手過,恐怕也在醞釀一些陰謀對付銀鈴。”

    云小幽道:“中毒?我哪里中毒了?”

    了了道:“云丫頭身體好得很,倒是你自己,卻真的中毒了,而且身心都中了毒。”

    林昭決然道:“不可能,我明明看見小幽……腋下那么大塊黑斑,那不是中毒是什么?”

    “是么?”

    云小幽紅了臉,道:“林昭,那是我的胎記,哪里是中毒?上次我以為你看見嫌棄我,哪知道你是因為這個原因。”

    “胎記?”林昭道:“真是胎記么?”他又想抬起云小幽胳臂看,云小幽微嗔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    了了哈哈大笑:“原來是你自己一層魔障,看來詠荷不僅是個漂亮的女人,而且是個聰明的女人,恐怕她看見過小幽那塊胎記,賭你沒見過,所以大做文章,實在厲害。”

    云小幽道:“師叔祖今日幫我們破了這陰謀,比她那小聰明厲害多了。”

    了了笑了一回,正了正神色,道:“雖是這么說,這詠荷要害銀鈴,咱們可不能坐以待斃,不過她動手沒有征兆,咱們也沒有證據。”

    云小幽道:“要什么證據,直接找她對證不好么?最主要讓向天游知道,這個女人多么壞,也要讓銀鈴姐姐多加小心。”

    了了道:“那可不行,沒證據咱們就是污蔑人家。”

    林昭道:“雖然如此,但我有一種感覺。”

    “什么感覺?”

    “向天游知道詠荷的打算,但他沒有阻止。”

    “為什么?”

    林昭也搖頭,了了也有些不懂,搖頭道:“咱們也可防范,首先范姑娘多多注意,二來你裝作沒事,等詠荷說什么事情給你時,你再給我二人和銀鈴說,咱們再做反擊,讓她自己望而卻步。”

    云小幽道:“我看就該給那個女人一點教訓才對,否則她不知道厲害。”

    了了笑道:“人家的厲害,你未必能看到。”

    “她有什么厲害的?”

    林昭道:“她很厲害。”

    兩人既然覺得向天游知道這件事卻不管,無非兩種原因,一是不想管,不過向天游千里迢迢跛著腳來到這里,而且看范銀鈴總是柔情蜜意,這個可以排除。

    而第二,則是他不能管,詠荷能動用的力量,或許在他這個黑道第一殺手之上,他管不到,所以只能順遂自然。

    由此可見,這樣一個漂亮典雅的女人無疑是厲害的,甚至是可怕的。

    眾人應邀用了早膳,蘇達之卻有事出去了,金魂魄和另一個人接待他們。

    等眾人都到了,金魂魄道:“我也知道了,郭道兄乃是我義兄生死之交,但我義兄忙于應酬,所以由我和商彥商兄代為協助大家。”

    那叫商彥的人拱手道:“諸位要找的人名為秦宗,對否?”

    范銀鈴道:“沒錯,他現在如何?”

    商彥瞇眼笑道:“現在沒事,可應該活不了多久了……”這句話說得范銀鈴心頭一緊。

    于九龍問道:“商兄此話何意呀?”

    商彥道:“天魔會開啟在即,不過這次不同,無垠世界盟派來的人必須要兩個人上場比試,而比試的結果,我就不用多說了吧。如果不去,恐怕那些人就會出來挑事,不僅這兩人到時性命難保,所有無垠世界盟駐扎在這邊的人都會遭到滅頂之災。”

    金魂魄道:“三大家族麾下的勢力很多人的確有強烈的異族仇恨,所以無垠世界盟派到這里的差使是最危險的,那位秦兄弟一定得罪了某些高層。”

    君不見道:“這邊就算魔域人居多,選兩個人未必能選中他吧?”

    商彥笑道:“必然會選中,因為上場的人必須死,魔域三大家族要借此試一試九大家族的底線,一旦這兩個人死了,無垠世界盟必將大亂,而且,這些人一進入魔域,就被控制起來了,就如同諸位那日一樣,不過你們本事高強,他們也失策了。”

    “哪兩個人?如何又是兩個人?”于九龍問道。

    商彥表情又驚異又乖覺,道:“于兄竟不知道?”

    金魂魄道:“商老哥別賣關子了,這些事都是絕密,我們怎么知曉?”

    商彥道:“你們不知,但于九龍和君不見怎能不知?”

    君不見冷笑道:“我們為什么一定要知道?”

    了了忽然沉重嘆氣:“若老道兒料想不錯,和秦宗一起去的另一人是于立仲吧?”

    “什么!”眾人都是面露驚色。于九龍道:“不可能,家父正在閉關,怎么可能到這兒來呢?”

    商彥道:“我前日還在惡沼城見過于立仲前輩,看起來不復當年之勇。我想,這是無垠世界盟那些真正掌權的人的試探,而三大家族正好也需要這種試探,不妨把這二人當做一個祭品,就如同……嘿嘿,在下失言了。”

    于九龍怒氣沖天,直叫不可能:“我父為無垠世界盟嘔心瀝血幾十年,他們怎能這樣做?”

    君不見勸解道:“咱們還沒弄清,先不要急。”

    商彥道:“可在下所說句句都是實話,絕無虛假。”

    范銀鈴道:“這……到底要做什么!”于立仲對她有提拔之恩,自己空懷著情意到這兒來,想不到魔域的水真的太深,或許真如田余風所說,這是中央大陸和魔域的博弈。

    商彥道:“這也是我弄不明白的,兩個中央大陸的人,好端端為什么要送死來?”

    向天游冷道:“莫非于立仲前輩被逼去,是要向我中央大陸示威?”

    商彥道:“諸位?
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
快捷操作: 按鍵盤上方向鍵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↑ 可回到本頁頂部!
溫馨提示: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,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!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,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、積分和經驗獎勵哦!

西甲皇马vs巴萨5比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