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,請嘗試鼠標右鍵“刷新”本網頁!
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『收藏到我的瀏覽器』

異界新俠傳-第300部分

快捷操作: 按鍵盤上方向鍵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↑ 可回到本頁頂部!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,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,可使用上方 "收藏到我的瀏覽器" 功能 和 "加入書簽" 功能!


    藍蘭兒哭道:“完了,他們一定要拐走我的柔兒。”

    范銀鈴道:“師娘不要擔心,我去追,小二哥,他們走了多久?”

    伙計道:“沒多久,半個多時辰功夫,不過這里離南城門有一條近道,我帶你們去。”

    范銀鈴道:“小玫,梅子,你們留下來陪師娘。”

    司空玫道:“我同你去。”

    藍梅子道:“不行,追人我最拿手,我去。”

    范銀鈴瞪道:“你去什么去,留下。”她略一思索,道:“梅子,你和師娘就在此先住下,小玫我倆去追。”

    藍梅子嘟囔道:“真偏心。”也不多說,扶著失魂落魄的藍蘭兒往店內走。

    藍蘭兒忽然叫道:“不行,我得同你們去。”

    范銀鈴勸道:“師娘,這事有我在,小玫又武功高強,一定不會有事啊,我們快去快回。”

    司空玫道:“不錯,師娘,我們一定把柔兒和焦大爺找回來。”

    她點點頭。

    ……

    “這邊。”那店里伙計在前面引路,說道:“這條道是條老街,不好走,所以人很少,但年代很久,所以一直保留著。”

    范銀鈴道:“還有多久?”

    司空玫道:“我了解過,從那里到南城門要一個時辰,咱們能趕得及?”

    范銀鈴輕聲道:“但愿吧。”心里卻已怒火中燒,暗道:“若讓我知道是誰,一定饒不了!”

    這條街的建筑的確比其他地方老一些,道路上鋪的板子也長著蘚苔,人也沒有那么多,兩邊的店子稀稀疏疏,還有不少已經拆了一團糟。

    那兩人都是有些喘不過氣來了,店伙計邊跑邊道:“姑娘,快了,快到了。”

    司空玫道:“小二哥的體力還真不錯,我倆施展輕功你都能跟上。”

    店伙計道:“跑堂嘛,沒點腳力怎么行?”

    再行不遠,又轉到下一條街,這街上人就更少了,城門附近一般都是人煙阜盛,范銀鈴看那伙計,他臉上露出陰冷的笑容。

    司空玫道:“這巷子倒像是個死胡同。”

    范銀鈴一瞧,前方轉角處有些不對,此時她明白了,這人恐怕是故意賺了自己兩人來此,當即拔劍喝道:“小玫小心。”

    銀光閃爍,直取那店伙計,店伙計似乎無時無刻不在防備著,向后一退,衣袖中揮出黑色暗器,范銀鈴急忙一招御魔圈,當當當當如同下雨一般,那黑色的東西都是針,落在地上或是穿入周圍的屋墻上。

    司空玫聞聲大喝,狂風般的掌力擋住,卻還是慢了一步,漏了兩根針,一根扎到腿上,一根刺到了手指。

    “啊,好痛……”司空玫滾落在地上。

    范銀鈴過來護住道:“你沒事吧?”

    司空玫道:“這針上有毒。”她忍痛想要拔針,卻還是痛的大呼起來。

    那突然出手的店伙計道:“你們還是好好待著去吧。”說罷,施展輕功飛奔去了。

    范銀鈴道:“你別動,傷在哪里了?我來看一下。”抬起司空玫手臂,司空玫道:“手上有一根,腿上有一根。”

    “痛得很嗎?”

    司空玫道:“痛倒不是痛的很,但這上面有毒。”

    范銀鈴道:“我也不會醫術,我試試能不能把毒逼出來,對了,你可認識這是什么毒?那個人用的針……”

    司空玫擺手道:“沒用的,不過這種針似乎在哪里聽過,哎呀,傷口發黑了。”她本來冰清玉惕中指已經黑了一小片,司空玫道:“范姐姐,你幫我把腿后面的針拔了吧。”

    范銀鈴點點頭,見四周無人,遮著看她腿后,雪白的肌膚之上一片烏黑,腫了一小塊。司空玫問道:“有點熱,怎么樣?”

    “傷口一樣發黑,這是什么毒?”范銀鈴道:“看那個人發射暗器的手法,是個高手。”

    司空玫道:“我從來也沒得罪過用這樣暗器的人,范姐姐,你不用擔心,毒性我已經用體內的寒氣封鎖住,不過我現在絲毫不能運功,這毒性不烈,但是很難清除,我用內力和它抗衡,也逼不出它。”

    范銀鈴道:“我知道了,這是黑蠶蜂毒,使用這個毒藥,又有如此高明的暗器手段。”

    “黑蠶蜂……”

    “古之圣!”兩人齊聲說道。

    ……

    兩人回了客棧,卻發現藍蘭兒和藍梅子都不見了,問老板道:“剛才早上同我們一起的那位夫人和姑娘怎么不在了?”

    老板道:“有人把她們接走了。”

    “誰?”范銀鈴喝問道,那老板嚇了一跳,道:“是幾位打扮甚奇怪的爺臺,似乎是哪個江湖門派的人。”

    “什么打扮?”

    老板說道:“我也沒看清楚,阿平,你說說,接走那位夫人和小姑娘是什么人?”

    叫阿平的伙計道:“當首的是個大漢,高瘦高瘦的,其他都是一樣的黑褐色衣服,高領子,不過什么來頭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  司空玫問道:“那她們說了什么沒有?”她聲音有些沒有力氣,范銀鈴聽著不對,扶著她。

    阿平道:“也沒說什么,只是那個小姑娘臨走的時候悄悄問了我一句話,我沒聽懂。”

    “什么話兒?”

    “她說:小二哥,隔壁雜貨鋪屋頂是什么?”

    老板道:“那又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阿平道:“我也不曉得,那隔壁雜貨鋪屋頂鋪了好幾層草,我想,那草有什么稀奇的?再往上就是瓦,再去就是天了,好奇怪,到底她想說什么。”

    兩人心中都有了答案。

    司空玫問道:“那去了多久了?”

    老板道:“我回來聽說時候是半個時辰前,大約有了兩個多時辰了。”阿平道:“沒錯,是有兩個時辰了,我們午飯都吃過了。”

    司空玫低聲道:“看來咱們中了調虎離山之計。”

    范銀鈴拱手道:“多謝二位了。”兩人答了不客氣便各自做自己的去了。范銀鈴又道:“我覺得還是先給你看病為好。”

    司空玫道:“普通大夫可看不好,而且我體質有異,怕是還會嚇著他們,我本想去公孫家找賽紫夜爺爺,可聽說他去了魔域,現在也不在。”

    “讓我想想啊……對了,咱們去歸子城,那里有一位好大夫。”

    司空玫道:“歸子城?可不是個大城,難不成有高人隱士在那里?就像田師父一樣。”

    范銀鈴道:“他哪里有點高人的樣子,快走吧,這人說起來和我師父關系很好,我也拜訪過兩次。”

    “是誰啊?”她腿上一陣刺痛,險些摔跤,道:“咱們得快些找師娘和柔兒他們。”

    范銀鈴道:“我們特使六人一直也在查此事,看來他們真的聯合起來了,這是一場大的斗爭,你放心,他們沒那么心急。”

    司空玫道:“那要不要先把消息通知給師父?”

    范銀鈴道:“我把消息通知給奇人居,小玫,你在此等一會兒,我去安排一下馬車,堅持一下,歸子城離這里不過兩日車程。”

    她去了。

    司空玫覺得很心慌,田柔和藍蘭兒前后被劫,似乎是針對田余風來的,而且劫他們的人來頭不小,自己二人早上被引開,想不到既是調虎離山,也是聲東擊西。

    也不知道無玉現在到底如何,他被南宮旦騙去了萬劍城,之后田余風公孫銳的出現,似乎這其中關乎他們和通海幫的爭斗。她雖很少走動,但九大世家和通海幫微妙的關系,還是了解的,這其中又牽涉到了奇人居和范銀鈴所在的無垠世界盟,這之中,有很多地方她是不知道的。

    今日之事,若只是田柔,那可算是私仇,但是藍蘭兒被另一伙人劫走,那就不是這么簡單了。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第三百六十一章 醫心

    歸子城里面來有一句諺語民謠,唱道:歸子城中有三寶,毛皮竹物白醫仙。

    其中這毛皮竹物不消細說,那白醫仙卻不得不說,這方圓幾十里沒有一個不知道她的名頭的。

    一駕馬車停在周府門前,范銀鈴扶著司空玫進去,過這兩日,司空玫體內毒性雖沒大的發作,但有些加重之態,上吐下瀉,手腳發軟甚至全身麻木,找了幾個大夫都束手無策,只能給她開點安神沉眠的藥物。

    剛下馬車,周府門前的門子便過來道:“等等,你們做什么?”

    范銀鈴道:“大哥,求見你們夫人,我這位妹妹病了。”

    那門子道:“夫人今日不看病。”

    范銀鈴皺眉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    后面來了個小的,笑道:“我們夫人呢,看病是一天隔著一天的,否則哪能天天給人看的?又不收錢,這可也是夫人菩薩心腸。”

    司空玫道:“那人要是死了呢?”

    小門子道:“要死了,那也可以通融通融。”

    門子道:“看你還能說話,快走吧,你們錯過時間了。”

    司空玫哼道:“可我好痛,范姐姐,你救救我,再不我就痛死了。”她額頭盡是虛汗,臉色也變得蠟黃病態起來。

    小門子一雙色瞇瞇的眼睛打量著兩人,道:“若要見夫人也無不可,不過嘛。”

    司空玫恨恨道:“范姐姐,咱們走。”

    范銀鈴道:“都這時候了,往哪里走?”

    那門子喝道:“今日送老爺出去,姑娘,請你們避開,不要搗亂。”

    范銀鈴見他說話倒不失禮貌,便也忍住氣,說道:“煩請通融通融。”

    門子道:“其實這也是有規矩的,我看這位姑娘氣息的確不勻,你們稍等,我先去通報一聲。”

    小門子冷道:“不用了,夫人他們出來了。”

    只見府門里走出人來,并著周光情和白靈兒以及周琴和管家打扮的以及幾個丫頭,白靈兒吩咐那管家道:“路上駕駛可得小心,不要太急了。”

    那管家自答應了,周光情向她們告別,周琴擁抱了周光情,道:“爹爹早點回來。”

    旁邊抱著一孩子的丫頭說道:“黛兒,快給你爹爹說再見。”

    那是個小丫頭,她擺手道:“爹爹早一點回來。”

    周光情笑著親了那小女孩一口,答應著,正往外走,門子迎上前說道:“老爺,有兩位姑娘求見。”

    幾人望去,周琴叫道:“小玫姐姐。”周光情卻是很詫異,問道:“銀鈴,司空玫,你們怎么來這里了?”

    門子道:“那位姑娘看起來很不好。”

    白靈兒道:“田師兄的弟子,這個莫非是無玉口中常念叨的意中人,司空玫?”

    周琴笑道:“正是呢。”

    白靈兒搖頭道:“她中毒可深了。”

    范銀鈴上前拜道:“周師伯,弟子范銀鈴拜見。”

    周光情連忙扶起,道:“好了,先進府再說,司空玫怎么了?靈兒,靈兒……”

    白靈兒道:“快把她帶進去。”

    司空玫被白靈兒派人帶到了她的藥房之中,范銀鈴則是和周光情說事情。

    ……

    “難怪了,我這次出門就是接到了總壇的消息和你師父給我的信,有大事商量。燕子林和大天草閣行事未免也太卑鄙了。”

    范銀鈴道:“我已經發動無垠世界盟方面的人查,來這里一來是給小玫治傷,二來則是想通過你將消息帶給師父,三是想打聽打聽無玉的消息,小玫她這兩天不好受也一直念叨著。”

    周光情道:“到了總壇我要有定奪,放心,我一定盡快把消息傳給你師父,發動奇人居和我江湖上的朋友

    ,一定把藍師妹和柔兒他們找到,有什么消息立刻通知你們。你們暫且在這兒住下,讓靈兒給小玫治傷。”

    范銀鈴默默點頭,她也一直在等消息,心里還是忍不住嘆氣和愧疚。

    霧氣蒸騰的藥房之中,司空玫褪去了衣衫,將身子泡在盛滿水的木桶中,只露出潔白性感的脖頸在外面。

    白靈兒道:“這黑蠶蜂毒性真是很難纏,它竟和你體內的內力攪在一起,而且你天生異稟。”

    周琴再添熱水進去,問道:“那小玫姐姐還有沒有救?”

    司空玫道:“白阿姨,請您務必救救我。”

    白靈兒道:“我暫時將毒性壓住,否則再這樣下去,你的內力會將毒性同化,然后發生什么我也不知道,待我再看看爺爺留下的醫術,我隱約記得有氣息分離之法,你不用著急。”

    司空玫道:“如此,我就先行謝過,日后定當報答。”

    白靈兒笑道:“還報答什么?無玉是你情郎,而田師兄視他如己出,你就是他的兒媳婦,我丈夫周師哥和他又是摯交好友如兄弟一般,咱們又有什么多謝可言?”

    周琴道:“琴兒的朋友不多,小玫姐姐是我朋友,那我娘救小玫姐姐不是應該嗎?”

    司空玫溫婉一笑:“琴兒可真是個好女孩兒。”她忽然想起藍梅子所說,周琴如此戀著無玉,而此時又能如此對待自己,足可見其心之善,胸懷之博,這點的確自己不如。當初她為了避免無玉再和梁不薇糾纏,就排人去給梁琮交換條件并施壓,讓他盡快讓梁不薇和淳花嬴完婚,以決無玉之念,每次無玉見別的女孩兒,多說一句話兒,她雖表面不在乎,心里卻盤算了如何壓制打擊她們。

    周琴拱手笑道:“聽說小玫姐姐和無玉大哥訂婚了,琴兒不在,現在可恭喜你們了。”

    司空玫道:“何必如此?”

    白靈兒道:“你們先說,我出去一下。”

    兩人對視一笑,司空玫說道:“琴兒,咱們也有多年不見,想不到你還記得我。”

    周琴道:“相見雖少,情義無價,我怕是朋友很少,能有一兩個登門的我就很高興了。”

    司空玫問道:“你不恨我嗎?”

    “恨?我倆的恨從何談起?”

    司空玫心道:“既無恨,也是無愛,我好歹逼問你出來個答案。”說道:“你怎么不問問你無玉大哥?”

    周琴道:“你都受傷了,他活的好好的,放著你不問,問他做什么?我只盼著你們哪天成婚告訴我一聲,讓我吃酒去就好。”

    司空玫暗自詫異,心道:“大音希聲,莫不是她真的惱我?”

    周琴笑道:“小玫姐姐想什么呢?看,我又添水去,別多想,把病治好才要緊。”

    司空玫是個多心的,但嘴里又是個直的,說道:“你不是很喜歡無玉嗎?”

    “啊?”周琴轉過頭看她:“小玫姐姐,你說什么?”

    司空玫覺得一時有些魯莽,自己在她家治傷,才來不說順著,反倒是想起說著這些讓人不好意思又不爽利的話,輕聲道:“沒什么。”

    周琴卻是聽的真的,先且不說,問道:“你們一路來也辛苦,我去給你拿點東西來吃,免得你餓壞了。”

    司空玫道:“多謝你了。”她心里暗暗詫異,本來她只把周琴當做平常認識卻也不熟悉的小姐妹,而聽了藍梅子的一番話,方知這個姑娘和當初自己一樣,只不過她比自己單純。

    不一會兒,周琴拿來一盒子,道:“我怕這藥味沖了味道,要不等你洗完再吃吧。”

    司空玫道:“無妨,我對吃的并不講究。”她這話倒是真的。

    周琴從盒里用筷子夾了一小塊喂她,司空玫道:“好吃,這是什么?”

    周琴笑道:“這就是一般的菇丁子,也是我找藍姨學的,不過這是用炒過的,家里我也存了好多,平常拿來不當著飯吃也可以。”

    司空玫道:“你藍姨看你怎么樣?”

    “什么怎么樣?”周琴自己喂她吃了一塊,自己又吃了?
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
快捷操作: 按鍵盤上方向鍵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↑ 可回到本頁頂部!
溫馨提示: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,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!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,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、積分和經驗獎勵哦!

西甲皇马vs巴萨5比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