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,請嘗試鼠標右鍵“刷新”本網頁!
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『收藏到我的瀏覽器』

異界新俠傳-第111部分

快捷操作: 按鍵盤上方向鍵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↑ 可回到本頁頂部!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,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,可使用上方 "收藏到我的瀏覽器" 功能 和 "加入書簽" 功能!

。”

    他感到頗為有趣,世間上最有趣的事情莫過于巧合,他與江浩然在北大陸相遇,兩人談不上什么交情,自己收養一個孩子竟然生身父親是他。田余風心道:這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。當下道:“阿芳,我和你一起去見見他。”

    突然,鐘芳與田余風對視一眼,眼中莫名又帶著一絲悲哀。

    田余風道:“無雪,你先在這里待一會兒,然后我有事情跟你說一說。”無雪點頭道:“好。”她一臉委屈的道:“可是,師父,大師兄和二師兄他們都走了,連無月師姐都走了。”

    “唉、”田余風嘆氣道:“無雪,他們終究是要走的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。”這里的人他都信得過,直接說道:“你大師兄身負血海深仇,他是非走不可。無云一個高大的男子漢,自然也要出去有自己一番事業,至于無月,我也不知道她要去哪里。不過,如果你以后有能力行走江湖了,便可以去看看他們。”江茵點頭道:“我想他們也一定會想念無為山的。”

    無雪點點頭,道:“師父,我該去哪里?”田余風道:“這個我自有計較,無雪,你也不小了,雖然是個姑娘家,但師父師娘和你師兄師姐都不可能陪你一輩子的。”江茵道:“無雪的家人在哪里?”

    田余風道:“這個我自會跟他說。”他對鐘芳道:“阿芳,我們去名劍谷看看吧。”

    兩人身形一動,便消失不見了。

    令飛雪道:“田師叔真是個迷人的人。”譚梅拍拍她的臉道:“喂,大雪兒,你想些什么呢?”

    令飛雪道:“我說真的嘛,對了,無雪,我們去玩吧,小清她們還在等我們呢。”江茵道:“無玉在哪里?”無雪牽住她的手,笑道:“四師姐,你陪我和無玉去玩一玩吧,明天你要走了,然后我也要走了,我們再去玩一玩吧。”

    以前的無修,基本上很少與她們一起玩,經常就是一個人勤加修煉,不過現在不同了,江茵笑道:“好,走吧。”

    譚梅對令飛雪道:“你可要好好帶著她們呢,后山那個毒草千萬不要亂動。小清那死丫頭手腳管不住,你可要好生盯著她點,別又惹出禍事來。”令飛雪打了個哈哈,道:“我又不是小清!”

    譚梅道:“江妹妹,無雪,我就先走了,你們就跟著飛雪好好看一看這劍軒谷吧。”

    江茵回禮道:“多謝譚姐姐了。”

    ……

    名劍谷在一片山坡之下,是一片開闊的谷地,名劍谷中,自然有其獨特之處。三面谷地,左側有一低山,突巖嶙峋,宛若一條長滿背刺的怪物。右側也是一山,不過相對平緩許多,樹木也不茂盛,這坡地喚作‘試劍坪’,此時,就有十幾名弟子在那里練劍。往后走去,卻是一片荊棘從行的山峽,那里黑茫茫一片,霧氣一刻也不曾散去,名劍谷的弟子從來不敢往那個地方去,所以這里也是禁地。

    進入谷中,懂的劍的人,自然可以感受到一股清正平和的劍氣,但那種平靜之下,又似乎蘊藏著火山爆發般的沉寂,一旦打破這樣的狀態,將會一發不可收拾。

    名劍谷中住著一干弟子及他們的師父,這里是沒有外人的。早晨時候,一些被安排好的弟子會去砍柴的砍柴,勘察的勘察,安排飲食的安排飲食,這都是有規律的,當然,輪班倒下去,誰也不會吃虧。

    往谷里走去,會看到一建筑物,全是由山巖大石建造的,三套大宅子,便是名劍谷的眾人的住所。

    名劍堂,是陳古風給眾弟子講演武學的地方,也是給他們傳授學問的地方,所以,顯得特別肅穆。堂中高座上坐了兩人,其中一人手里捧著杯茶,另外一個卻將它置于茶幾之上。

    看著悠閑,但兩人的表情絲毫沒有輕松,相反,還很緊張。

    “二師兄,這可怎么辦?”那是一個山羊胡須的中年人,他的神情緊繃,仿佛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,他便是名劍谷的主人,鄧天嗣一干弟子的師父,陳古風。

    江浩然眉頭緊皺,道:“這可真是一個麻煩事情,師父他去了哪里?”陳古風突然‘啊’了一聲,道:“二師兄,這個事情你還是不要管了,師父說,你已經不是劍軒谷的人了,不必要。”

    江浩然揮手阻止他,怒道:“你這是什么話,我在劍軒谷學武三年,師父待我恩重如山,你是我的師弟,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不管呢?”

    陳古風道:“但天劍出世,如果師父不在,恐怕我們阻止不了它。”江浩然恨恨道:“這到底是個什么東西,二十年了,一直都是劍軒谷的心頭之刺。”陳古風搖搖頭,道:“我自小跟著師父,自從劍軒谷建立,天劍便存在于此,師父每年都會加固封印力量,不讓它出世,據說那是一把上古大兇之器。”

    江浩然道:“我們得趕快通知王師兄,合力將它鎮壓,千萬不能讓它出來。”

    陳古風道:“好,我去通知大師兄和四師妹五師妹過來。”他叫道:“中豪,天嗣,吳星。”三人立馬上了堂來。陳古風道:“你們三人分別前往天流山,緣空廟,翠竹林,叫你們王師伯,鐘師叔和黛師叔過了,說為師有要事相商,速去。”

    “是。”三人見陳古風面色焦急,也不多做耽擱,說了兩句,各自去了。

    江浩然道:“恐怕今天就得行事,剛才我在天劍峽時候便聽到了那陣聲音。”陳古風道:“傳說那天劍會自動認主,當初師父將它與人割斷血肉聯系,才將它封印起來,如果讓它出來認主,再想將它封印起來,那就難了。”

    江浩然沉默點頭,道:“那可真是難了。”

    突然,堂中走進兩人,速度極快,如同一道幻影,以至于在堂外的弟子都未覺察。

    陳古風喝道:“誰?”來人武功很高,他神經繃緊。江浩然眉頭也是一扭,當即又緩和下來:“田余風,來這里干什么?”他看了看旁邊的女子,顫聲道:“鐘師妹,是你么?”陳古風見了來人,也喜道:“原來是你們啊,四師妹,田老弟。”

    鐘芳笑道:“二師哥,你終于回來了。”江浩然道:“你還好么?黛……黛師妹還好么?”鐘芳點點頭,道:“我們都很好,只是黛師妹……”

    陳古風笑道:“這個暫且不說,等一等黛師妹和大師兄也要過來了,現在田老弟來了,那我們事情更加好辦了。”田余風望了望外面,道:“這里地生虛寒,看來是有什么不妙之處啊。”

    鐘芳耳朵一動,猛然叫道:“對了,是不是‘天劍’又來了。”她目光暗淡,哭了起來。

    江浩然和陳古風齊聲道:“你哭什么?”她猛地一下跌了去,坐在地上,哭道:“二師哥,三師哥,師父,師父他老人家仙逝了。”

    “什么?”兩人聽后大驚,饒是江浩然平日冷靜無比,也心中不斷發顫。陳古風道:“你……可是說的真的?師父,師父他,他真的仙逝了?”田余風臉上很不自在,道:“無名子老前輩,的確駕鶴西去了。”

    “啊,啊。”陳古風大叫兩聲,想是傷心至極,竟一下子昏倒過去,人事不知。

    田余風見了,連忙扶起,急忙封住他心脈穴道,以免急血攻心。

    好一會兒,陳古風才悠悠醒轉,只是眼中那種悲慟之色,抑制不住,他不斷搖頭,顯然是接受不了這個消息。田余風沉默了,此時鐘芳也哭成了淚人,他心里也是萬分難過,江浩然沉默在一邊,摸著心口,他臉色本就蒼白,現在一看,更是沒了一絲血色。

    他心想:還是等他好受一些再跟他具體說一說吧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第一百三十六章 圣人,魔物

    白皚皚的山峰上,一個灰衣老者靜靜坐著,這么極度寒冷的地方,他卻平靜無比,大雪飄飄,已經快要掩蓋了他的身體。風聲呼嘯,一道影子負山而上,這座雪山根本沒有路,那道身影仿佛一根利箭,直接跳躍上山,不到一刻,便到了峰頂。

    這個人,也是個老者,身著白衣,不過比正坐在那里的老者高一些,他白發蒼蒼,但精神矍鑠,兩位唯一的相同點竟不是蒼老,而是隱隱中的一種氣質。

    白衣老者負手而立,語氣絲毫不帶感情,卻又是嘆氣般的說道:“師兄,想不到你終究是先我一步而去了。”那坐著的老者不語,因為他早已死了,哪里能夠說話?白衣老者突然笑了笑:“師兄,當初師父教了我們兩人劍法,你我斗了半輩子,最后你因為輸了一劍寧死也不邁出萬劍城一步,不過你現在出來了,不過我卻再也不能嘲笑你了。”

    仍是寂靜。

    好半晌,他又道:“算一算,你大概活了一百零五歲,我也是個九十多歲的老頭子了,阿笛在三十年前就離你我二人去了。”突然他笑了起來:“七年多前,我碰到一個很有趣的年輕人,他的武功非常厲害,宗延童你還記得吧?當初和本叔子打賭的那個家伙,上次。”他停頓一會兒:”也就是十年前,我和他聊了一聊,想不到他消失了五十年就是為了那個賭注。那個年輕人竟然會他的閃電七截指,不過他的輕功卻更加厲害,內力也到了咱們這樣隨心所欲的境界,當時他可還才二十多歲呢,不過這么厲害的一個人,這么些年,我倒是沒在江湖中聽過他的名字了。對了,師兄,如果我記得不錯,咱們倆當初號稱‘絕世雙劍’,可今日,唉,我也是個快半只腳踏入墳墓里的人了。”

    突然他哭了起來,若別人看到了,一定會大吃一驚。

    “師兄,我們斗了半輩子,現在你走了,宗延童也走了,還有……唉,算來算去,就算漏了我一個人。”他突然苦笑道:“當初我武君生創立劍神宮,后改名太玄,本來想讓你一起過來的,只要你肯過來,我便把那位置給你好了,你的劍法我從來都是佩服至極的。”

    “師兄,我為你帶來了一壺酒。”他手掌一翻,便出現個青色酒瓶,內力滋發,那酒仍然是溫的。武君生繼續道:“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喝的酒,叫做茅草醉,你還記不記得?當初我們一起偷師父的酒喝你還記不記得?”他嘯聲道:“我們一起為師父報仇你還記不記得?師兄,我再敬你一杯。”他把酒壺稍傾,溫潤的清酒還未落地,便結成了冰塊。

    此時,無名子身體被雪已經掩埋了。

    武君生慢慢說道:“師兄,我知道你喜歡雪,阿笛以前也經常跟我說你喜歡在雪中漫步,不過我卻喜歡春天。”突然他將眼睛閉了起來,坐了下來,眼神溫和,仿似對著自己情人一般:“師兄啊,你這輩子輸就輸在太固執上面了,和那宗延童一樣,這輩子,你現在還不是在踏出了萬劍城。”他的神色突然變得十分悲哀,那是一種只有懂得了歲月滄桑后才能夠擁有的情緒:“而我也輸了,哈哈,啊”他狂叫了起來,聲音清朗無比,不再像是一個老人。

    他又像是很痛苦,眼中盡是絕望:“原來阿笛一直愛的都是你,她在臨走時候,都想的是你。”

    ……

    “無名子前輩體內生機殆盡,無疾而終。”

    “那,那他的遺體呢?師父的……遺體去哪里了?”陳古風悲痛地道,語氣沉重,聲音都快發不出來了。鐘芳哭道:“三師兄,你也知道師父愛雪,他坐化于穹山之巔,那里冰天雪地,臨走時候,他吩咐我們不要動他的身體,讓漫漫風雪將他掩葬了。”

    “師父。”江浩然低聲喊道,他并沒有哭,不過這并不能代表他的心不是被撕裂的。

    田余風道:“陳師兄,江兄,你們要節哀。”陳古風點點頭,道:“師父老人家可有什么遺言沒有?”

    鐘芳道:“師父臨走時候說他唯一放不下的便是那把大炁封魔劍了。”陳古風道:“就是那把天劍嗎?”田余風道:“我一開始也不知道,現在才明白為何無名子老前輩一直念念不忘,原來那是個如此的大兇之器。”陳古風悲憤的道:“既是師父吩咐,我縱然拼盡全力,也要將它鎮壓下來。”

    他站了起來:“那把劍惑人心神,等王師兄和黛師妹來了,我們再行計較。”田余風道:“那把劍真的如此邪乎?”江浩然點頭,臉色十分沉重:“當初我報仇心切,想要打那把劍的主意,幸虧師父及時阻止了我,不然我便要被那把劍的戾氣侵蝕心智,變成一個只想殺人的魔頭。”

    陳古風道:“當初二師兄不小心觸碰禁忌,我們四人一起要拿他也打不過,最后幸得師父出手,不然我們四人也性命難保。”

    田余風皺眉道:“這到底是一把什么樣的劍?竟然如此厲害。”

    “嗒嗒。”堂外腳步聲響起,吳星帶著王天一走了進來,劍眉星目,相貌威嚴,黑色長須,氣度儼然。

    “古風,你找我什么事?”王天一最先看到陳古風,問道,走過兩步,看到田余風,眉頭一皺。

    江浩然站起來拱手道:“大師兄。”

    王天一先是一愣,他的記性顯然很好,此時的江浩然除了瘦弱蒼白一些,基本上沒什么大變化,他顫聲道:“江,浩然,你……,你回來了。”他語氣一頓一頓的,顯然驚訝無比,不過眼神飄忽,似乎又不見得特別高興。

    身后轉出一個僧袍女子,眉目清秀,一如往昔,不過她很少有這等表情了,似乎是驚喜,又感到絕望。陳古風和鐘芳都嘆了口氣,她很久沒流淚了,或者說很久像這樣癡癡的了,江浩然默然不語。

    “二……二師兄,是你回來了么?”黛鵲的語氣雖然平淡,但絲毫掩飾不出她內心的波瀾起伏。

    江浩然紅了眼睛,卻似帶著愧疚一般:“五師妹,你,還好么?”

    陳古風道:“你都走了,她怎么能好。”王天一道:“黛師妹這二十年來青燈古佛,常伴于身,不過她的心卻沒有一刻清靜過。”

    江浩然嘆氣道:“黛師妹,我……”他說不出了,黛鵲打斷道:“沒什么,江師兄,你不必對我有什么愧疚,現在的我,也挺好的。”

    王天一問道:“古風,鐘師妹,你們為何眼睛都是紅的,這么急叫我們有什么事嗎?”陳古風念及此,沉重地道:“大師兄,五師妹,師父,他……師父他老人家已經去了。”

    “什么。”王天一身子往后一縮,顯然也嚇了一跳,抖聲道:“師父,他真的?”鐘芳道:“我和余風在場,師父生機消盡,無疾而終。”

    “啊,師父!”王天一伏地便哭,陳古風連忙相勸。黛鵲神色沉著無比,不過眼中的憂傷卻也是環繞不去。待到陳古風勸起王天一,黛鵲道:“前幾天,師父”跟我說過,他大壽將近,今日陳師兄要我們來是要為了‘天劍’那件事吧?”

    鐘芳道:“那把劍原名大炁封魔劍,極為厲害,今日它似乎有異動,師父不在,我們要合力鎮壓。”

    王天一道:“那劍軒谷要如何打理?我們需要個掌事的人。”田余風眉頭微皺,看了看鐘芳,鐘芳點頭,道:“師父吩咐過了,谷中一切大小事務,由王師兄和陳師兄二人同時打理。”

    陳古風慚然道:“我又何德何能?還是交由大師兄打理好了。”王天一猶豫一下,道:“三師弟不必過謙,既是師父吩咐,你我兄弟可自掌大局,將劍軒谷的劍道發揚光大。”

    江浩然默然,田余風道:“既然如此,大炁封魔劍即將沖破封印,我們還是去看一看吧。”陳古風道:“余風,你有所不知,天劍雖然有靈,但并沒有自生意識,但他對于每個人都?
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
快捷操作: 按鍵盤上方向鍵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↑ 可回到本頁頂部!
溫馨提示: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,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!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,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、積分和經驗獎勵哦!

西甲皇马vs巴萨5比1